“死亡潮”涌现 O2O创业如何幸存

2015-08-06 15:35:46    新京报   我要评论0   我要收藏   
打印
投资人称今年是O2O成批死掉的年份,不过机会仍在;需要在选择行业、找准市场、快速增加用户数等方面下工夫。

  巨头夹击下,O2O创业项目爱拼车死于风口。2015年5月25日,爱拼车发布“死亡”公告。6月1日12点,关闭发布线路和抢单服务。6月5日关闭所有服务器。

  爱拼车“猝死”,搁浅在移动出行O2O的资本洪流之中。记者联系爱拼车联合创始人杨洋,对方表示不愿多谈那段经历,“就像失恋了一年半载,还要再揭开伤疤。”

  爱拼车只占O2O庞大死亡名单中的一席。近几年,O2O创业潮起,同时大量项目在风口中陷落,其中不乏身价不菲的土豪项目,如餐饮O2O食神摇摇,其融资额已达1200万美元。

  在O2O领域,往往会出现重复创业的行为——死掉了,再投入一个新项目。“因为O2O是壁垒最低的创业,不需要太高的技术,但就因为壁垒低,很难成功。”早期风险投资机构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说。

  “爱拼车”猝死风口

  滴滴快的合并、Uber入局,让杨洋彻底觉得“天变了”:“之前每天上门的投资人都变得不再热情。”

  爱拼车由朱峰、陈旭东、杨洋三个“阿里人”在2013年于杭州创办,第一个版本2013年10月上线,在国内拼车应用中起步较早。

  2013年12月31日,北京市交通委发布了《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》鼓励市民拼车出行,合理分摊费用。杨洋深受鼓舞,当时他对记者表示,“政策给了拼车一个很好的正名”。

  发展顺风顺水时,爱拼车做过“平台通吃梦”。在2014年推出了拼车以外的P2P租车项目“多诺租车”,获得数百万美元的Pre-A投资。在后期却发现,P2P租车的政策和行业风险很高。今年4月,多诺租车被迫叫停。不过这一次分心造成的损失已无法挽回。

  P2P租车、拼车两个项目上顾此失彼,为爱拼车黯然离场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其二,则无疑是滴滴快的合并、Uber入局,这让杨洋彻底觉得“天变了”。

  “我们加紧融资,之前每天上门的投资人都变得不再热情,他们知道这个行业已经是资本掌控格局了,没有人会在两个百亿美元巨头打仗的时候再去投资一家小公司。”杨洋表示,整个行业已被资本所裹挟。

  2014年12月,爱拼车也曾在全国23个主要城市启动一轮“烧钱大战”,发放了1000万元红包。今年3月推出“一元拼全城”活动。但相比竞争对手动辄10亿元的补贴相比,远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爱拼车最终还是没有融到第四轮,共经历了三轮融资,最高全国做到2000万用户。永远定格在这个成绩上。

  爱拼车宣布停止服务距今2、3个月的时间,杨洋已全心投入一个新的O2O项目“小饭桌”,试图甩掉之前创业失利带来的不快回忆。

  “最良心外卖”关张了

  更多的O2O项目根本没有机会像爱拼车一样,登上历史舞台PK巨头。在籍籍无名奋斗几个月后便死掉。“咕哩便当”在给九江学院的师弟师妹送了6个月外卖之后说了“拜拜”。

  两个北漂、一个从美国加州大学回来的“海归”,高中毕业八年后再聚首,在老家江西九江一同经历了这次创业。

  蒋峰是2006年来到北京的,发觉外卖在一线城市非常火,就想寻找机会回老家尝试一番。当时的创业初衷是打造本地生活平台,将外卖作为切入口。

  不像大城市有密集的写字楼,九江很难找到人群集中的地方,于是他们瞄准了拥有3万学生的九江学院。去年6月筹划,9月13日上线,赶着开学返校高峰期启动了宣传。

  “我们是当地第一家做微信订餐的。餐品也是当地没有的,引入了吉野家的标准化生产模式,可以卖到12、13元,比其他一般7、8元的高出不少。”蒋峰说。

  不过第一天开张,遇到了很多问题。首先就是系统,当天中午的电话订单加系统订单,起码有四五百份,足以让任何一家当地餐饮小店爆单。原本在外面盯地推的蒋峰急匆匆回来关停了系统。其次是餐品,一上来就推出了6个餐品,配送方面比较混乱。接收能力显然跟不上。

  “后来赶紧做减法,用户体验好一点。”蒋峰表示,由于我们之前都没有餐饮方面的经验,导致第一天的订餐体验很差,后期通过配合免单、半价、送饮料、订单一分钟送到等手段,把吐槽的同学变成了粉丝。

  咕哩便当开张不到一个月时,饿了么突然进入了九江,一上来补贴“满10减7”,导致订单下滑特别明显。之后美团进入,两家较着劲补贴越来越多。蒋峰发现自家订单已经稳定在每天30-70份的量很难上升。

  由于可预见的瓶颈,今年4月份,蒋峰决定把咕哩便当的项目停掉。这期间,咕哩便当一共累积了2000粉丝,有学生留言关心,还有的在微博上评价他们是“最良心的外卖”。

  之后蒋峰曾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回北京,在西直门一家商场里另起炉灶主攻写字楼白领,后来还是太难,订单量没有达到预期。

  O2O天使融资窗口关闭

  “对于O2O创业,2014年是天使的窗口期,新进来的O2O项目要想再融到天使已经很难了。”以太资本联合创始人李悦说。

  “不坚持了,以后少碰餐饮。”蒋峰表示,被这两次经历给“伤到了”。“以前看书上说餐饮O2O要慎入之类的文章,都不以为然,这次是亲身经历才知道。很辛苦,而且投入产出不成正比。”他现在又有了新的创业项目,是对接中小批发商和小卖部的B2B生意。

  聊到这些,蒋峰其实没有什么悲壮的感觉,说就像“玩了一下”。咕哩便当没有引入外部投资,是几个合伙人凑的钱,大家的家境也足够殷实。

  这种“玩票”的轻松感,是下注O2O项目的投资机构完全体会不到的。

  “当时鼓吹O2O颠覆线下,是一件很大的好事。许多机构回过头去看都很后悔,在今天环境下,一味的烧钱,这家公司就没有收入,如果融不到钱都是死。去年刚融到天使轮的很多O2O公司,面临的困境就是要么裁员,要么融资。”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表示。

  他告诉记者,今年一季度开始,大家变得惶惶不安。能融到钱的越来越少,烧钱却烧不出来一个结果。“为了能成功融资补血,还出现很恶劣的刷单现象,拿着虚假的数据去给投资人看。”

  在近期,专注天使和A轮的融资平台以太资本发布了一份数据报告:显示一年内成功帮助150多家企业融资,其中,O2O创业项目高达26%。在以太资本平台上,过去一年有41.27%的投资人选择关注O2O领域的天使项目。报告还显示,去年O2O领域的天使项目太火,意味着今年的天使融资窗口快关闭了。

  “对于O2O创业,2014年是天使的窗口期,新进来的O2O项目要想再融到天使已经很难了。”以太资本联合创始人李悦说。他表示,今年的风口是B2B和企业服务创业项目。

  “大部分企业会死掉”

  “今年就是一个O2O企业成批死掉的年份,我预计获得投资的大部分企业会死掉。”蒋毅威说。

  “想想当年的团购是多少人往里面投钱,最后怎么止损?没办法止损,只能接受后果。”蒋毅威称,当年团购还是有很多融到了C轮,死的时候没有太多天使机构的钱在里面。“这一次O2O创业很多融资集中在天使,就死掉了。”

  蒋毅威表示,创业企业没有绝对的安全,融完B轮、C轮,没有卖出、没有上市前都不安全。中小企业平均寿命只有3年,能否活得长取决于能否产生利润。“有的项目小而美的时候是赚钱的,等到规模化之后又变得没有利润了。规模化利润没有实现之前,都是在悬崖边上。区别在于距离悬崖5米、10米还是100米罢了。”

  “O2O项目死亡潮现在已经出现。今年就是一个O2O企业成批死掉的年份,我预计获得投资的大部分企业会死掉。”他说。

  李悦将O2O创业项目死亡原因归结为以下几类:一是没有选对行业,很多创业者没有找到高频、高客单价的行业,低频行业对于小团队来说,要成功是很难的。二是没有找准市场,项目定位不够精准,所以没能调动对应的用户群体。三是用户增长的速度太慢,O2O创业领域扩张的速度特别快,不进则退,慢下来就会被淘汰。此外,还包括服务不到位、团队内部原因等等。

  但蒋毅威同时坚定表示,O2O的机会永远存在,只要寻找到有技术含量的产品、真正能够改变传统行业中不合理的现象。

  “O2O是挺大的一个词,比‘移动互联网’还要大。线上结合线下的新型商业模式,几乎能把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创业公司都包括进去。”他表示,传统行业接入互联网后市场前景太大了,拥有万亿的市场机会。

  “很多创业者来找我,说他做的是千亿级市场如何如何,我就开玩笑说‘大家做的都是千亿级市场’。中国人太多了,10亿人每人花上100元就是千亿。”蒋毅威说。

  餐饮O2O最豪华项目死亡榜单TOP5

  品途网发布的《2014年中国餐饮行业O2O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4年中国餐饮行业O2O市场规模达到946亿元。餐饮O2O无疑是去年最“烧钱”的行业之一,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场,饿了么、美团外卖、百度外卖频繁曝出融资消息,外卖行业被烧成了战火遍地的红海,然而资本燃烧的光环背后,却也有无数身价不菲的土豪项目黯然离场。

  Top 项目名 融资额度 上线时间 目前状态

  1 饭统网 400万美元 2003年 2014年4月倒闭

  (累积消费额达15亿元以上)

  2 食神摇摇 1200万美元 2011年11月 2014年6月被收购

  3 品品美食 数千万人民币 2013年1月 已关闭

  4 小叶子外卖 数千万人民币(日订单近一万笔) 2009年3月 已关闭

  5 蜂翼天使 数千万人民币 2011年7月 已关闭

  注:本榜单以公开披露的融资信息和订单信息为统计排名依据,未披露具体信息的项目不在此榜单之列。

  出行类O2O最快死亡榜单top5

  去年背靠腾讯的滴滴与阿里投资的快的展开了疯狂的补贴大战,伴随着Uber高调进入中国市场,该领域的厮杀变得愈加惨烈,一大批新兴的打车、专车、拼车、代驾和租车软件在巨头的战火中寂寞凋零,“大哥打架,小弟受伤”成为出行O2O行业最好的注解,而“死得快”成为小弟们无法逃脱的魔咒。

  Top 项目名 上线时间 关闭时间 存活期

  1 cocar共享租车 2014年12月 2015年7月 7个月

  2 大黄蜂打车 2013年3月 2013年11月 8个月

  3 开8拼车 2013年4月 2014年1月 9个月

  4 E达招车 2013年1月 2014年1月 12个月

  5 爱拼车 2013年10月 2015年5月 19个月

  生鲜O2O最常见的死因TOP5

  在生鲜O2O领域,没有那么惨烈的资本厮杀,却有着诸多与生俱来的行业顽疾,比如库存保险、物流配送等,也许幸运的项目有千万种玩法,但不幸的生鲜项目却不外乎那么几种死法。

  Top 死亡原因 代表项目 中招比例

  1 物流难题 菜管家 100%

  2 供应链问题 天鲜配 50%

  3 市场群体太小 小农女 30%

  4 运营成本太高 卡卡鲜 90%

  5 用户习惯未建立 我爱酒 60%

  ■ 投资人谈O2O伪需求

  

  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

  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:

  上门服务未必降低用户获取成本

  线上改变线下包括几个环节,用户获取环节、支付环节、产品服务环节等等。而支付环节显然不是新型创业公司的强项。有些生意不一定是真正改变了某些环节。

  应该破除的一个幻想是,很多人认为把一个产品搬到线上能够极大降低用户获取成本,其实不然。拿上门服务举例,其实无法有效降低用户获取成本,比线下开一个店还要高,这里面“坑”太多。线下发传单,成本可能4、5元钱,转化为有效用户的成本大约20元、30元,线上却要耗费100元。

  上门维修汽车是一个伪需求,很简单,你想想今天要修车为什么要去实体店,因为可以提供环境,是适合于修车的地方。上门没有办法解决好实际问题。我当时看了20多家所谓上门保养修车,结果一家都没有投。

  我认为第一天就要花钱购买用户、靠不断推广来获取用户的项目,不太适合早期投资人去投。

  能够接受的一种方式是,等做到后期商业模式定型后可以买用户,但我希望之前项目自己产生的毛利润已经足够获取用户了。

  

  以太资本联合创始人李悦

  以太资本联合创始人李悦:

  初创小团队应慎选低频O2O

  在O2O创业领域,选对行业特别重要,有一些领域并没有那么必要O2O,频次太低可能是伪需求,做起来就很难。

  比如医药O2O,其实我们也不会天天生病,稍微大一点的病又要处方药,药店送不了,这就很低频了,所以这个能做,但是会很难。这样的领域还有很多。

  针对低频次的O2O创业,建议初创小团队尽量谨慎选择。因为做一个低频次的平台太辛苦了,为什么京东、BAT可以做,因为他们本身积攒了大量的用户,获取用户的成本比较低,而且他们都是做一个整合性的平台,不会单独做一个低频次的服务。

  相较于其他领域,O2O项目的创业者也必须具备一些特殊素质。O2O既涉及线上,也涉及线下,所以创始团队中必须既有能做品牌宣传的人,也必须有懂得地推的人,缺一不可。

  今年我们最明显的感受就是,针对O2O项目,投资人都变得谨慎了。这个市场已经烧了很多钱,是一片红海,要投入的话就必须做好烧大笔资金的准备。新京报记者 王鹏

  ■ 创业者说

  

  爱大厨创始人兼CEO薛皎

  爱大厨创始人兼CEO薛皎:

  打过几场败仗,团队变得更强

  爱大厨是专业厨师上门服务平台,注册用户50余万,每日订单量超过1200单。已完成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、数百万美元Pre-A轮和千万美元级A轮融资,正在启动B轮融资。

  新京报:给我们介绍下之前的不太成功的创业项目吧。

  薛皎:这两个项目是2012年、2013年的事了,当时想法也都比较简单。

  第一个项目是免费停车,是因为自己经常遇到停车难的问题,就想到如果有一款APP能够把城市里的车位资源统一起来。在第二个项目“小跑科技”上面,我们做的事情比较多,家政搬家、修理小时工等等。可是当时的大环境比近一两年要差一些,用户的接受程度不够高,行业也没这么热门。

  新京报:当时的目标是什么,怎样一步步接近?

  薛皎:像小跑科技,当时的目标确实比较大,想把生活相关的服务都做好。但现在回头看每一个细分领域做好都并不容易,也都有对应的公司在做。每一步都很难,大到资金、招人,小到房租水电。

  新京报:决定放弃原有项目转换轨道,决绝还是不舍更多?

  薛皎:当时经验不是特别足,再加上O2O本身就是特别重的一个事,于是发现业务越来越多,我们却越来越跟不上节奏。在想到要做厨师这个领域后,经过大家充分讨论,就表示认同。会有一些不舍,更多还是兴奋吧,觉得这件事更有信心做好。

  新京报:之前O2O上不成功,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?创业中绕不开的大坑都有什么?

  薛皎:其实和其他行业一样,各种原因都可能导致失败。钱肯定是第一位的,如果没有造血能力,又没有很好的管理和筹集资金能力,公司一定无法持续。

  同时,所选择的方向,以当时团队的能力,没办法很好地运转下去。如果说共性,我认为钱花完了,或者创始团队出现大的矛盾,是最容易碰到的两个原因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一直在O2O领域里面摸爬滚打?

  薛皎:看好它,因为这些事情真的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,让大家生活变得更好了,我认为这样的事一定是有价值的。

  新京报:很多人说泡沫要碎,未来O2O项目成批死掉等等,你会奉劝进来比较晚的创业者就别再跳进来做吗?

  薛皎:不会劝,也没资格劝。我始终觉得每个行业都一样,有的泡沫的确碎了,但有些看起来是泡沫的在未来也变得坚实了。如果认准了一件事有价值,愿意去做,为什么不做呢?

  新京报:现在爱大厨成为创业明星,汲取了过去哪些教训?那些一次就在O2O创业成功的家伙,是运气太好了吗?

  薛皎:运气很重要,重要程度甚至不亚于团队、经验、能力、资金……当然很感谢之前的经历,这些经历让我们综合能力得到质的提升,打过仗的兵——哪怕是败仗——和没打过的还是不一样。

图文推荐

总裁汇O2O拟上市公司股权投融资平台

独家策划

更多
首届全国智能制造(中国制造2025)创新创业 在通往无人驾驶的神奇之路上,英特尔勇往直 蒙牛管理层巨变创始人牛根生辞职5年后重新
关于我们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网站导航  |   支付方式
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910589号 广东省音像制品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音制证字第 B005号信息

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字第922号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-20080129号

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8 Chinaceot, All Rights Reserved